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我成了一條錦鯉 > 第0343章 電影人和電影人

第0343章 電影人和電影人

小說:我成了一條錦鯉作者:丹尼爾秦字數:6057更新時間 : 2019-08-11 01:44:05
    《盛夏》。

    這部俄羅斯片子,早上八點半,就在電影宮盧米埃廳開始放映,但聚焦前蘇搖滾教父的主題,還是吸引了很多影迷早早就來了影廳。這幾天的戛納,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氛圍。

    哪怕湊熱鬧的,也有電影迷的氣質。

    仿佛這空氣裡都是電影的氣息,任何穿過這空氣走到季銘面前的,身上都帶着絲絲縷縷的電影味兒,一聞就聞的出來。

    坐在季銘邊上的是個意大利小夥,英語基本不會,卻躍躍欲試想要溝通——他甚至試圖有一點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中文,真是瘋狂。好在季銘的意大利語還可以交流,畢竟是歌劇之鄉,季銘又是個好學的美聲歌手。

    “我叫安德裡,你好,中國對麼?”

    “是的,你可以教我Ming。”

    安德裡在電影宮絲絨座椅上靠了靠,可能覺得挺舒服,又靠了一下,然後就自己笑了起來,跟個傻子一樣:“這裡真不錯。”

    “是。你對搖滾感興趣?”

    “對,還可以,有時候會聽。”

    季銘有點懷疑:“聽幾十年前的搖滾?”

    “呃……”安德裡有點猶豫,不過還是承認了:“其實我聽得很少,我隻是覺得這個電影很酷。你了解過麼?它講的是前蘇的一個地下搖滾樂團……”

    他窸窸窣窣地跟背書似的,把聽來的故事梗概和很多寓意,都将給季銘聽,幸好他的詞彙量也不是特别大的樣子,哪怕是他的母語,季銘都能聽懂。

    還沒說完,電影就開始了。

    鏡頭是季銘有點熟悉的,也許是背景上的類似,那種壓抑的爆發感,在他清奇的歌單上也能感受到一些——當然,電影也有導演獨一無二的才華,譬如MV式的穿插,黑白和潑色的交替……

    一部傳記片,跟季銘曾經看過的一部美國的音樂傳記片《一往無前》,好像兩個氣質迥異的時空代表。

    電影獲得了空前的掌聲。

    導演的缺席,并未阻礙觀衆給出自己的贊美。

    季銘跟安德裡也站起來随之鼓掌,安德裡有點懵懂,顯然這不是個閱片無數的老司機,對于相對複雜的這麼一部作品,吃起來略微吃力——其實說起來戛納的電影都不太容易吃下去,因為戛納并不要求你兼具各種素質,流暢、有趣味、吸引人等等,隻要有一項非常突出,就足以讓你來到戛納。

    這也是他們的理念,選一萬部平庸之作的價值,也遠遠比不上任何一部具有格外長處的缺憾之作。

    這裡不是影院,這裡是電影的殿堂,人人捧着優點來到這裡,也希望所有人能夠從這優點裡得到思考——而不是去挑剔不足,尤其對于僅僅隻是看片的欣賞者來說。

    是一部好電影,當然饒是以嚴格目光來看,季銘也可以這麼說。

    但不太有獲獎相,他想着,至少如果是自己,不會把獎項給它。

    “你覺得怎麼樣?”

    “當然,很不錯。”

    安德裡打了個哈欠:“挺有意思的,但是我覺得有點困,可能确實是離我太遠了,我也感受不到那些情緒。”

    季銘樂了一會兒,當鮑勃·迪倫、披頭士出場,都沒法讓你感到興奮的時候,你确實應該睡一覺——不過最開始其實都是這樣,看藝術片并不是一個消遣,很多時候它跟看含義深邃的書一樣,趣味大減,趨勢大家去看的,要麼是能夠從文字裡找到認同感的,要麼就是想要看完,然後去裝哔。

    “晚上會去看麼?《喜歡、輕吻、快跑》,是麼?”

    季銘點頭:“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那我們可以一起去。”安德裡顯然在這裡也沒什麼朋友,他約着季銘晚上一起去看:“我對那部片更有興趣一點。”

    季銘眨眨眼。

    那是一部師生片,男老師和男學生,是的。

    “我女朋友在的話,她一定也會喜歡那部片子的。”

    安德裡眨眨眼,沒有特别的表達,他聳了聳肩膀:“她沒在這裡,真的很可惜,她在中國麼?”

    “嗯哼。”

    分開的時候,安德裡好像突然想起來一樣:“你願意來看我們的電影麼?”

    季銘愣了愣,啊?

    “你是說你們的電影?”

    “對,《幸福的拉紮羅》,我演拉紮羅。”

    OMG。

    在所有入圍的電影當中,這是季銘最希望看到的一部電影,甚至高于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高于李滄東的《燃燒》,當然也高于《江湖兒女》,這部片子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然主義電影,跟《遇仙降》那種帶有自然主義氣質的電影不完全一樣。

    但應該是本屆戛納電影節上,最有相似度的兩部電影了,也許是10%,或者15%?

    它在季銘必看的片單上面,可能因為早已經确定,他都沒有去了解更多這部片子的細節。在戛納看片不需要用做中戲作業的态度來處理,提前查資料,然後整個過程都在試圖發現什麼道理,或者捕捉鏡頭語言——在這裡,隻是享受電影,感知電影。

    “當然,我非常非常期待你的電影。”季銘笑了笑:“如果你願意,也可以來看看我的。”

    安德裡眼裡露出驚訝,然後驚喜的神情來。

    “你也是,哦,那部中國片子,《神靈降落之地》。”

    恍然大悟。

    有趣。

    季銘晚上沒有去成,幸好也沒有約時間,不然就放人格子了。因為他晚上的時間被占用了。

    紅毯上見到的那位發行公司老闆雅諾,約了文晏跟總發行商,這次他們要求季銘也能出席——可能是紅毯的餘波,讓《遇仙降》意外獲得了一點關注度。

    “這就是區别,競賽片裡歐洲和美國之外的電影,你們受到更多的關注,就有可能擁有更多的機會。”雅諾帶着大多數法國男人的油膩感,在他不裝模作樣的時候。

    “我們的電影還沒有在中國國内上映,不可能在國外先播,假如你獲得了版權,可能也得等到可能要9月份才能上映。你覺得那個時候,影響還會在麼?”

    社交網絡的記憶都是短暫的,全球皆然,沒有例外。

    總發行商王勝,一個金陵人,很幹練。

    雅諾笑了一下:“你知道,那點區别并不足以改變票房,但是足以讓院線的态度出現傾斜。法國的藝術院線,是所有藝術片都垂涎的地方,這個國家的規定對藝術片極其友好,以至于連很多不同文化下的藝術片,都可以在這裡獲得一些回報。比如幾十萬,上百萬歐元——很多片子都用不到這麼多的預算。

    所以我們隻需要讓院線的負責人們認為我們是不同的,那我們就有競争力。等我們上了院線,就靠質量了。”

    其實質量也沒啥特别重要的,除非是什麼神片,否則大多數藝術片就是那點意思,對于觀衆來說,總有可取之處,也總有困惑的點,看得人都是差不多的。

    這些話,雅諾就沒必要說出口,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王勝有點動心,他看向文晏:“文導你說呢?”

    要知道,今時不同往日,靠賣文藝片活着,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在九十年代,甚至是21世紀初的時候,第六代導演在國外有一段甜頭,大家都很好奇中國,所以願意看這些“描述現實”的電影,那時候哪怕不能在國内上,甚至被封殺,也還可以繼續通過國際發行獲得回報,繼續從事電影事業。

    但現在,很難了。

    所以雅諾在開獎前就有意願拿下這部片子,還是挺有誠意的。

    當然,也不用妄自菲薄,《遇仙降》既然已經出頭,那麼總有對華語電影感興趣的代理商,除了雅諾的公司,還有一些諸如ARP,MK2等代理過大量華語電影的發行公司,也都接觸當中。

    文晏看了一眼季銘,季銘沒說話,他也不懂這個。

    “您認為我們有獲獎的可能麼?任何一個獎。”

    戛納的獎項最重要的四個,最高獎是最佳影片金棕榈,然後評委會大獎,接着就是影帝影後,連導演都要再次一籌,劇本、評委會獎就要再低一等,如果當屆沒有特設獎,諸如五十周年的“金棕榈中的金棕榈”之類的,那就是7個獎。

    19部片子,150多人次的競争者。

    就隻有7個獎,任何人都很難說自己會拿獎。

    隻要拿了,就一定不愁賣。

    雅諾沉吟了一會兒:“坦率的說,可能性不是很大,盡管我不是大導演或者影帝演員,但我來判斷,雖然您的作品有非常優秀的地方,也足夠動人,可是未必能夠獲得評委的歡心。這一類的片子,在戛納,尤其是今年的風向裡,都并不被看好,比如您的作品,比如《幸福的拉紮羅》等等,就是不夠社會,不夠哲學。

    您對現代青年内心的挖掘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切入點,Ming的表演也堪稱動人、迷人。然而今年的預測就是這樣,拿獎的也許是《盛夏》,也許是《影像之書》,誰知道呢。”

    作為一個混迹戛納十數年的資深買片人,雅諾有發言權,尤其是盤外的觀察——不過他不一定會說實話。

    都是商人。

    “好,謝謝,”文晏點頭,有點點失落還是:“後天片子首映之後,我們再談。”

    “好。”

    這是肯定的,首映之後,買家會更多,但同時反饋也會出來,大家風險都會降低,又不是殺紅眼的賭徒,一定要玩暗盤。

    臨走之前,雅諾給季銘留了聯系方式:“如果你有興趣,我認為你可以到歐洲來發展,或者做一些合拍片也可以,歐洲的觀衆會喜歡你的——尤其是紅毯上的那個樣子。假如你有想法,可以聯系我,至少我可以給你提供一點咨詢。”

    “哈,迷人的亞平甯思考者?”

    “哈哈哈,是的。”

    季銘收下聯系方式:“非常感謝。”

    等雅諾離開。

    “其實也沒關系,自從季銘紅毯大爆這兩天,聯系我們的片商已經有很多了,今天下午統計了一下,有二十多個地區都已經來聯系了,等到後天我們的電影上演,我覺得結果會更好。”王勝倒是挺有信心:“其實拿獎固然好,但不拿獎也不是就賣不出去。”

    “唉,我是覺得電影拿獎的可能性不高,畢竟我這個新風格還沒有那麼成熟,原本我想着季銘是不是有可能去拼拼影帝——”

    她越說,季銘的心髒就越跳。

    但文晏終究還是沒說出許願的事兒來:“反正有紅毯那回事,也不算白來了,以後機會還多呢。”

    呼~

    看來真是命中沒有,連許願都一次一次在嘴邊止步。

    季銘心裡搖頭:“本來就沒指望,想那麼多幹嘛呢,我倒是覺得咱們說不準能混個什麼評審團獎之類的,搞個末獎也還可以嘛。”

    畢竟,“有所斬獲”的許願已經許出來了,毫無疑問應該是有一些獎的。

    “哈哈,你說的還挺輕松。”王勝也是有些資曆的了,國内做國際發行的人裡頭:“别看戛納有七個獎,但屬于電影的,隻有三個,金棕榈,評審團大獎和小獎,哦,小獎就是評審團獎。十九部電影,全都是優中選優出來的,你能拿第三名麼?”

    季銘對這種憑借着一點資曆,很喜歡說“不可能”的人,非常不喜歡——這種人就是大許願術上的白癡,無靈根者,廢柴,經脈堵塞,沒救了。

    “不能這麼說,拿了影帝影後編劇導演,就不太可能拿評審團獎了,所以它大概率隻需要是前七名,而且排名這種說法非常不靠譜,怎麼排?權重是什麼?是吧,說不定隻要一個評委堅持一下,其他人覺得也差不多,獎就定下了。”

    王勝楞了一下。

    他也接觸過不少年輕演員,大多都不太會反駁他——因為他們對國外實在不太懂,也不願意露怯,所以大多時候都閉嘴。

    季銘這麼直接的,比較少。

    他打算給季銘科普一點國際發行知識,但是季銘沒興趣聽,他轉向了文導:“拿獎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但我覺得會有一些收獲的,太晚了,明天還要去《江湖兒女》的首映,我先回酒店了。”

    “你趕緊回吧,下回出來帶個助理,一個人晃來晃去,危不危險的。”

    “哈哈,好。”

    季銘跟王勝點點頭,起身就走了。

    留下王勝瞪着眼睛,有點莫名。

    文晏看了他一眼:“王總,這位是國内最有人氣的演員,我們這部片子就算賣的再好,也抵不上人家一部戲的片酬。你就别想着給他科普國際發行了,除非你能做出好萊塢大片的規模來。”

    呵呵。

    就說你尴尬不尴尬——文晏看着他尴尬的樣子,反正是挺爽的。

    ……

    第二天的《江湖兒女》首映,盛況空前。

    無論是媒體,中國影人,歐洲觀衆,買片的……濟濟一堂,熱鬧的仿佛不像是一部藝術片,感覺像是什麼大片在這裡開首映禮了。季銘事先說好,沒有走紅毯,但還是被國内記者拍到了照片,依然一身休閑裝扮,跟徐铮邊走邊聊,一起步入電影宮。

    自從紅毯一鳴驚人之後,季銘以更加快速的速度消失在視野裡。

    楊如意幫他推掉了所有媒體的約訪——其實來之前就推掉過一波,大家也都知道他在戛納希望能夠好好看片,好好享受電影,而不是把電影當成一個布景闆。但是風頭大爆之後,不甘心的媒體自然會有新的邀約,但季銘團隊的應對還是一如既往。

    “真不好意思。”

    “行程都定好了。”

    “太熱了,涼一涼,涼一涼。”

    “下回下回。”

    對親近程度不同的媒體,也有不同的話術——好歹一碗水端平,誰都不接。而且季銘出道以來,就比較難采,但一旦合作,态度又非常誠懇配合,大家也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惡感,最後背後諷刺兩句:還沒有藝術家的命,就得了藝術家的病。

    但對季銘新聞的渴求又一直存在,所以抓拍季銘,就成為了一個任務,本來覺得他肯定要出現在《江湖兒女》紅毯的,不必等到明天《遇仙降》,但沒想到他愣是沒出現,而是跟徐铮另走一路——好歹還拍到一張了,而且等會一隻眼有約到徐铮的專訪,到時候還能問問季銘,也能出個新聞了。

    “唉,處心積慮啊。”

    “哈哈,誰讓人家紅呢。”

    “要說也不能說人家不對,來戛納看電影也是正題,對吧?不能一邊說那些蹭紅毯心思不純良,一邊又說季銘不願意接受采訪,哈,有點雙标。”

    “算了,等會散場的時候,看看能不能抓到他問兩句評語。”一隻眼的記者摩拳擦掌:“對了,你們是大台,要是能有料,别忘了分點兒邊角給妹子啊。”

    對方是1905電影網,也就是CCTV電影頻道的官方網站的記者——值得一提都是,CCTV6由央視和光腚電影局共同管轄,比别的頻道還要來的官方一點。

    “沒二話呀。”

    “那就謝謝了。”

    一隻眼的心機妹子,可沒打算把徐铮的專訪消息分享給1905的大哥。

    呵,女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dnsj5ve.top。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nsj5ve.top
http://92lz97.dnsj5ve.top| http://xv4pl.dnsj5ve.top| http://4tc8u9.dnsj5ve.top| http://brbw9.dnsj5ve.top| http://qnt2ohjh.dnsj5ve.top|